美女江山一锅煮有声小说,有声小说美女江山一锅煮在线收听,有声小说下载-幻听网 - 澳门网上赌博网站大全
无收听记录
RSS订阅网站地图帮助中心设为首页】【收藏幻听网
热门搜索:天才医生坏蛋是怎样炼成的仙逆老子是癞蛤蟆痞子术士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玄幻  »  美女江山一锅煮

  • 美女江山一锅煮有声小说

    美女江山一锅煮澳门网上赌博网站大全


    类型:玄幻

    播音:凤天互动工作室  

    人气:加载中

    状态:完结

    关键字:

    时间:2015-7-27 15:59:35

有声小说美女江山一锅煮在线收听

有声小说美女江山一锅煮免费下载

有声小说美女江山一锅煮简介

本书已停止更新

天元五九三七年,犷、狨、猖、狺、狰联兵三十万围攻天安城,是为五犬之乱。大天子下诏勤王,诸候应命,二十一王军马陈兵虎威江,公推苍陵 王为首,共击五犬。进兵之日,突有巨蛙跃上王船,体大如牛,三足怒眼,声若炸雷,苍陵王为蛙声所惊,跌翻椅下,口不能言,遂连夜退兵,另二十王雄师亦先后 退往。大天子闻诸候兵至,亲上天安城头远看,见二十一路王旗退往,心剧痛,仰天喷血斗余,崩于城头。天安城破,五犬纵火焚城,三月后城中仍有余火。

大天子共有十七子,十四子玄信十七子玄痴为帝最爱,城破之日,痴不忍大天子龙体为五犬所辱,抱帝于宫中自焚,年十岁。信单骑出城,至江边 无船,大哭,突有大红马现身江侧,驼之渡江,信遂得救,大红马随消失不见,事后有人传言曾见江边小庙中泥马全身大汗淋漓,恍似被水泡过一般,民间遂有泥马 渡江故事…………。

——《天元纪?帝难》——

天将暮,冷鸦乱啼。

一个少年懒洋洋的躺在墙角,破棉衣敝开着,对咆哮而过的冷风恍若不觉,要睁不睁的一双眼睛,只在码头上的人堆里扫来扫往。

这少年叫战天风,是这龙湾镇的一个小混混儿,打小时也曾是富家子,佣仆随着私塾读着,但七岁时家中遭盗还给放了一把火,父母双亡家业精 空,就此流落街头,天落一口地捡一口,竟也给他活了过来,但打小在街头挣命,也养成了一身的泼皮性气,这一带的老实人家,轻易是不敢招惹他的。

船靠岸了,码头上的人骚动起来,战天风静静起身,靠了过往,隔着七、八丈远近时,船上开始放板搭桥,这是战天风选定的最佳时刻,他双手一 扬,手中各抓着一只大老鼠,飞抛出往,落点奇准,正落在人堆中的女眷中,那几个女人一心在预备着上船,忽然头顶落下个东西,惊啼声中再看清是两只吱吱乱叫 的大老鼠,登时就死命的尖叫起来,乱跳乱蹦,东倒西跌,整个人群立时就全乱了,战天风便趁这个机会急步窜过往,口中乱叫:“老鼠老鼠,快打老鼠。”身子在 人堆中一通乱钻,顺手便拨了三根金钗,摸了两个手绢包儿,手绢包里硬硬的,不必说,包着的必是金银锭儿。

他手脚奇快无比,一得手,立即钻出人堆,向河边跑往,到岸边,装作给什么绊了一下,一个滚子便向河里滚往。他打小在河里泡大,水性精熟,只要进了水,即便那些人觉察了追过来,也休想抓得住他。这样的把戏他已玩过不止不回,历来没失过风。

眼看进水,战天风突地觉得脚脖子一紧,身子同时间腾空而起,还没等他反响过来,整个人已扑通一声落在了船板上,摔得他眼冒金星,五脏离 位,随即胸口上更踩了一只脚,那脚力重,就象一座山,战天风的感觉里,胸口好象给踩得陷了进往,别说动一下,想吸口气都是难比登天。

那只脚的主人是个青衣汉子,三十来岁年纪,一张脸又黄又瘦,生象个痨病鬼,假如不是亲身领受,打死战天风也不信这人脚上会有这么大的力道,这人左手上还提着一节缆绳,很显然,战天风便是给他用这节缆绳缠着提过来的。

“倒运,出门没祭瘟神爷,碰上个遭瘟死的痨病鬼。”战天风暗骂,知道这次糟了,他心底明白,这黑瘦汉子不是个痨病鬼,而是个武林高手,他 平日在街头放泼,也算得上是机变百出,即便是再有利的形势下,也总能想到脱身的办法,但这会儿面对着这黑瘦汉子的这只脚,他却是半点办法也没有。

黑瘦汉子伸手从战天风怀里取出金钗和手绢包,扭头看向船舱里进去的一个中年汉子,道:“高师爷,是这小子在捣乱。”

那中年汉子四十左右年纪,衣着一身绸,右手中指上还勒着个老大的玉扳指,战天风身子不能动脑袋还是能动的,扭头看了这汉子的样子容貌,心中转念:“这人竟是个师爷,贾大爷算得上码头上第一号人物了,也不过他这身装扮,什么人府上用得起这样的师爷啊?”

那高师爷向这边瞟了一眼,道:“一脚踩死了扔到河里喂鱼,问什么?”

战天风魂飞魄散,知道只要这黑瘦汉子脚往下一踩,自己小命立时玩完,他脑子灵光无比,不等那黑瘦汉子容许,猛力吸一口气,大叫道:“我知道一个天大的秘密。”

他这一叫竭力挣长了脖子,那情形象极了一只初学打叫的公鸡,不过声音倒还真大,一时间码头上下的人都向他看过来,那高师爷原本扭开了头,这时也扭头看过来,看到他眼光转过来,那黑瘦汉子的脚自然也不再踩下。

高师爷眼光与战天风眼光一对,哼了一声,却并不出声,战天风心中冷哼:“这种鸟师爷都是老狐狸,不过碰上了本穷少爷我,真狐狸也要上当。 ”装出一脸惊急害怕巴结讨好的神情道:“高师爷,我真的知道一个天大的秘密,是关于传国玉玺的,当日十四王子泥马渡江,过了江,兴奋之下不小心,却把随身 带着的传国玉玺失落了,传国玉玺你知道吧,就是大天子用来下诏盖章的大印啊,那可是国之重宝,谁拿到了谁就可以坐大天子的宝座啊,但捡到这传国玉玺的却是 个老渔翁,老渔翁不识货,拿到玉器辅往卖,玉器辅的师父却是个识货的,也不告诉东家,当夜便带了传国玉玺跑了,恰巧的是,那师爷是我一个远房亲戚,我恰好 就有他的消息,而且我还熟悉他-------。”说到这里,他不说了,只是看着高师爷。

十四王子泥马渡江,天下皆知,很多人也都知道传国玉玺在他身上,但说什么传国玉玺在江边失落了又给一个什么老渔翁捡到了,却纯是战天风瞎 编的,不过他打小在街头混,骗过的人比走过的路还要多,经验丰厚无比,最难得的是他练出了一样身手,说起谎话来老实无比,便是天下最多疑的人,也休想从他 眼中看出一丁点儿他是在说谎的痕迹。传国玉玺为天下重宝,而从高师爷的衣着上,战天风看出高师爷的主家尽不是一般人,不可能不对传国玉玺感爱好,而只要高 师爷有爱好,战天风一条小命就算是从鬼门关回来了。看人说话是街头混混必需要有的身手,但在那黑瘦汉子落脚的刹那能看出高师爷大致是什么人,估计对什么感 爱好更有的放矢的编出相应的谎话,却尽不是件轻易的事情,对自己的机变,战天风心里也是暗暗自得。

热门小说